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千纳专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千纳专利因有您的参与将更精彩!http://www.qianna.com/

《著作权法》第三次修订互动会昨天举行看起来共识依旧无法达成  

2012-04-26 15:09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昨天,《著作权法》第三次修订媒体互动会在北京举行,有网友“直播”爆料:“宋柯和版权局领导激烈对骂”。“哪有什么对骂,大家都挺平静,只是有些思路还是不同。”昨天下午,记者致电宋柯,他坦言,“还是那最扎眼的几个条款。”

  到底是什么问题?就以大家熟知的歌曲《春天里》为例,按照还在征求意见中的《著作权法》草案第46条和第48条规定,创作人汪峰在出版了这首歌三个月后,旭日阳刚只需要向音著协缴纳一定费用,就可以无限次地演唱这首歌。甚至不需要发个短信告知汪峰,更无须征求其同意。

  音乐人不爽:音著协没让创作者满意过

  昨天下午5点,记者打通宋柯的电话。谈及网友疯传的“吵架事件”,他一笑置之:“没吵没吵,其实有机会参加这个通气会,我已经挺荣幸了。”

  唯一让宋柯觉得遗憾的是,作为参会代表,音乐人还是太少了,“就我和另外一个作曲家。这样的意见表达,有可能显得单薄。”

  会上,国家版权局法规司司长王自强对第46条、48条等之前草案中争议颇大的条例,进行了逐个解读,宋柯觉得:“相关部门还是有思路的。但从草案来看,对唱片公司明显考虑不周。”

  至于音著协这个集体管理组织,宋柯的态度显然不太友好:“过分强调它的作用,什么都让它大包大揽,等于没有给权利人留有权利嘛。”

  这也是昨天“场外”音乐人们一致的立场。音乐人莫凡说:“管理版权,创作人都会委托自己最信任的第三方。”以他自己为例,EMI就常年在负责其版权事宜,“我从来没想到过加入音著协,因为它从来就没让创作者满意过。”

  网友调侃:音乐的物价体系彻底乱了

  昨天,网上又爆出一则“天价山歌”的消息——音乐人胡力为歌手李雨儿写的一首《云上山歌》,竟然拿到了30万元的稿费,平均每个字值3846元。有网友直接促狭:“音乐的物价彻底乱了。”

  不管“天价山歌”存在多少炒作嫌疑,但在新《著作权法》还在大混战的背景下,“版权费”、“翻唱费”显然成了许多词曲作者最感冒的字眼。

  雨秾是北京小有名气的词作者,曾为《天下孝行》、《麻姑go go go》等七八部电视剧写过主题曲和片尾曲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目前的一首作品,通常能卖到五六千元,也就是所谓的“一次性买断”。

  其实,这种畸形的“一次性买断”现象,只存在于中国内地。莫凡告诉记者,正规来说,这应该是第一笔版权费:“但因为歌曲在之后商演、公播、发行等方面的后续利益无法保障,创作者才被迫做这种一次性买卖。”

  以词作者为例,目前华语乐坛的“一次性买断费”大致分为三档。最牛逼的,就是林夕、方文山这几个少数派,大概每首歌值三五万元;第二档是在圈里混了多年的老口碑,每首歌八千元到两万元。第三档,大都是新人或水平一般的,每首歌在两千元到五千元之间。

  除此之外后期的版权费,基本属于打打牙祭的状态。以曾为S.H.E写过《中国话》的郑楠为例,他有40多首作品(正式发行),加入音著协后这几年,每年只能拿到可怜的两万多块版权费。“具体哪些歌被播出了?哪些歌被翻唱了?次数是多少,都由他们说了算。”郑楠说,反正每年年底,音著协就通过唱片公司,往他账户里打上一笔钱,“就算完事了。”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